團購才是生活

燕窩蟲草及參茸海味是香港本土的傳統行業,但是香港由於市場狹小,因此沒有相關的批發市場,開埠多年來以港島上環、西環的舊區家庭式經營的批發兼零售店鋪為主,各區參茸行、藥材店、雜貨舖為輔的銷售格局成為相關貨品的銷售模式,讓香港的購物天堂名聲在外。上世紀未零售集團的興起,打破了這個平衡的循環,零售商以品牌開路,用不存在物質世界的品牌營銷概念去吞噬物質世界的貨品價值,開啓了以媒體廣告發動的,以人工產品的品相溢價、包裝溢價、品價溢價的零售炒作,令貨品價值日漸萎縮甚至消失,讓店舖成為一部提款機,甚至跨界別進入財經市場圈錢,成為“萬中無一”的金融產品,營建由泡沫及泥沙堆砌的商業王國,讓香港由貨真價實的購物天堂變成了品牌炒作的冒險家樂園。

沒有市場的健康就沒有公眾健康,團購把一個由店舖主導的貨品拆零銷售的零售行業,回歸為一種由市場供貨商根據客戶訂單而拆零銷售的零售行為,把一個零售商是貨品價值天敵的零和游戲變成買賣雙方的共䊨,讓生產製造及銷售優質產品的人得到應有的尊重及經濟回報,也讓團購顧客獲取遠超期望的貨品價值。

團購是讓公眾與專業的貨商交易而不是與什麼都賣及什麼都敢賣的零售商交易,團購用品質、價格及數量去計算貨品價值,而不是用品牌營銷概念去誇大貨品價值及改變商品屬性的零售炒作,團購也可以提供零售店舖難以提供的新鮮及預先訂購的產區貨品,而避開枯化變色及明顯過了食用保質期的陳列品。

 

在一個沒有為產品訂立標準也沒有規範市場銷售行為的零售體係購物,會有著太多的與貨品無關的不確定因素去影響公眾判定貨品價值,任何政府都無法制止零售商品的炒作,而團購在上游市場供貨、提供可以辨識的原生態品質及與產區市場保持高度一致的貨品價格,並讓每一宗交易都可以追溯至生產商/供貨商,讓公眾的健康及勞動成果免受不良銷售手法的威脅同時也填補了政府監管的缺位。

 

萬千渠道不如一條直路,21世紀是共享經濟的年代,天品團購為燕窩/蟲草/石斛/花旗參四大行商搭建與公眾訂單配對的交易平台,讓公眾用手機連接千里之外的產區市場,在幾佰萬平方公里的產區而非在幾拾平方米的店舖購物,將改變沿襲仟佰年的零售模式及撬動年銷百億元計的市場板塊。讓公眾有知情權及選擇權,讓品質可以挑剔,價格可以挑戰是團購的真正意義,而最終形成從生產、收購、加工、倉儲、運輸、銷售,從產地到市場再到顧客的大數據供應鏈,讓生產商為消費者的需要而生產是團購的願景。

團購的燕窩


團購一兩最純凈燕盞的流通公價就是500元,店舖100020003000元一兩的燕盞,是零售商的私價外,最重要的是同產區的燕窩並沒有這類以外形品相劃分的、以幾何倍數跳昇的價格階梯,沒有一盞逾1000/兩的燕窩可以證明其應有的價值,而且市場的燕窩是新鮮的,口感及營養價值都碾壓店舖玻璃瓶裡那些不知年月的陳舊燕窩,很多天價燕盞為保持外形,更是內藏燕毛雜質的未加工燕盞,在市場團購,可以用500元買到一兩無漂白、無掃漿刷膠、無黐碎燕的原生態的燕盞,純凈免揀的燕絲更低至120/兩,每宗交易都可以追溯至生產商/供貨商,有了團購平台,新鮮、天然、低價及的團購燕窩隨時隨地打開手機就可訂購,連訂金都不需要。

團購的蟲草


市場的蟲草是當年的新蟲草,而且由蟲草商冷藏密封保存,店舖的蟲草可能己擺放多年,而且是沒有冷藏的陳列擺放,若經常倒出倒入更會有吸味、散味、串味及受手汗、煙漬、指甲油、護膚品的重複污染,長期擺放下的營業時間及非營業時間的店舖溫差變化更會對蟲草的品質造成傷害,在售價方面,市場上2000/公斤的大蟲草(約75/兩)的售價20多萬元,而店舖零售價是逾60萬元(2.3萬元/兩),其它如100/15克蟲草零售價3300元、2兩小蟲草賣15500元、180/兩半兩價4500元、180/x2兩裝17300元,若交予蟲草商的團購拆貨價全部五折計算,零售店30枝蟲草/10克售2800元,團購價1800元、46/10克售2100元團購價960元,讓價格體現價值,讓公眾以團購價交易,獲取遠超期望的貨品價值

 

團購的石斛


市面的石斛零售是各自演繹、混沌一片的場景,賣石斛的店舖比賣燕窩的更多,其中不少是馬鞭草、水草、光節草、珠茶等味苦草質的低劣品種,還有包心的紅蛛蟲石斛,有粉質而非膠質的紅皮石斛(虎牙石斛),還有被稱為楓斗石斛的紫皮、桐皮、鐵皮石斛等,每兩零售價由幾拾元幾佰元至幾仟元不等,而且多數以石斛冠名而不標示品種,公眾不會知悉所購入的為何物石斛,但是市場石斛商多年來未賣過一兩超逾100元的石斛,而且90%以上的雜品石斛市價不足30/兩,把30/兩的虎牙石斛賣3000多元是不可能在市場發生的,而在市場規管下,金絲石斛不是貨名,是不可以使用的名稱,而膠質在25%以上才是好石斛標準,因為石斛的功用是石斛內的膠質,天品團購的鐵皮石斛是在藥典登錄的最好的石斛,不是之一,膠質含量80%以上,每兩祇售100元,公眾沒有必要再貴價的次劣貨,更沒有必要用超過100的價錢去買一兩石斛,而且市場的石斛是新鮮呈綠色的好貨,石斛保存不好或時間放長了會變暗黃色甚至變無光澤的灰白色影響品質。

 

團購的花旗參


花旗參好不好,從形狀可以看到,從味道可以嘗到,種植參都是條狀的居多,長條參包括參片、參節一般20-30/兩,種植參的澱粉質多令枝條較重,參味淡而外表皮也易刮花,此外養份不足的水參會有直條收縮紋,參體也不會飽滿,此外就還有人工剪成的粒頭參,並非原枝參,連掰隻參腳試味都無可能,市面的原尾加短身原粒的花旗參罕有,團購花旗參祇提供每公斤600-700粒(<2/粒)的原尾齊整、橫紋老身、體型飽滿、小粒狀的半野生林下花旗參,不但色澤鮮明、參味濃鬱,售價更低至100/兩,公眾無須購買其它枝條狀的種植參、參節、參片、參腳、剪口參等,而日常保健養生用小圓粒參己經足夠好,無須使用藥用的全野生參。

市場的健康就有公的健康


在健康面前,高官權貴、千億富豪與普羅市民一樣都是維權人仕,市場團購沒有神話,售賣的是貨品本身,產地、規格、重量、數量等都應有的資料都清楚明瞭,團購沒有把社會公信力當商品交易的優質、Q嘜、正貨等標籤貼紙,沒有互相頒獎的品牌游戲,沒有明星名人出演的洗腦式廣告,沒有零售商扮演的“食材專家”,沒有皇御貢品、龍頭龍牙、精選特級的自定品級,也沒有會員價、非會員價、買三送一價、忽然驚喜價、限時優惠價的虛高售價,沒有以人工造型及華麗包裝產生的品相溢價,沒有化學品漂白、掃漿刷膠、黐燕碎及人工整型的燕窩也沒有在玻璃瓶裡褪色枯化及明顯過了食用保質期的陳舊燕窩,沒有在常溫中放置多年而不腐不﨡的殭屍蟲草也沒有見草不見蟲的垃圾蟲草,沒有馬鞭草、水草、光節草、珠茶等味苦草質及粉質而非膠質的紅皮石斛(虎牙石斛)等次劣石斛品種,沒有用鹽醃海參加工的鹽漬參,沒有燻焗硫磺的酸味黨參,沒有泥蛙充當的雪蛤,沒有擠壓成塊狀的天價鹿尾巴,沒有用釘在紅布掛在牆的工藝參充當的長白山野生人參,沒有漂白的海馬及染黑打磨的田七,也沒有平貝充當的川貝。


天品團購把營運成本與貨品價值11零售比例,調整為10.1,團購平台在上游市場篩選產品及供貨商,讓燕窩商賣燕窩、蟲草商賣蟲草、石斛商賣石斛、花膠商賣花膠,收取貨品價值的0.1作為收單、拆貨、包裝及運輸物流送貨的費用並負起第三方監管的責任,團購平台沒有老闆,祇有合作夥伴,不囤貨、不炒作,沒有經營損耗也沒有價格波幅的風險,把新鮮、原生態及高價值的產品與公眾的訂單配對,讓專業的人有一個專業的平台去做專業的事,日後團購平台將與各大批發市場聯網,納入花膠、鮑魚、海參等市場產品及貨商,讓香港這個國際城市可以用國際市場的貨品價格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