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出香港,團購世界

這個世界有很多不應該發生的事,卻沒有人去阻止,有許多應該做的事,卻沒有人去做,而現在正是應該改變的時候,例如把燕窩蟲草參茸及高品位的食材納入共享經濟的團購交易平台

 

香港是國際城市,但是香港人無法以國際市場的價格購物,因為貨品的品質、售出的價格、交易的條件等全部由零售商自我制定,顧客無論是尊為上帝還是捧為貴賓會員都必須依照零售商指定的貨品價格及付款方式進行交易,從來沒有零售商會放棄對出售貨品的話語權及訂價權,也從來沒有零售商會依照貨品上游市場的流通公價賣貨。

 

貨品的品質及價值長期被銷售模式扭曲,明顯應該冷藏保存及有保質期限的食材都在常溫環境中無限期地陳列展示,很多零售店己經沒有零售商,控制店舖營運的人稱為品牌經銷商,賣的是品牌水份的價值而不是貨品本身的價值,而零售商雖然改名為品牌經銷商,但是很多零售商根本就沒有去過市場、沒有去過產地。

所有業餘的零售商都是專業的炒家,所關注的是如何提昇貨品售價去增加財富。

 

一分錢一分貨是最誠實的謊話,品牌經濟演變成的品相經濟,是把天然食材經過人工包裝成為奢侈品去吸引眼球提高售價的經濟,市面最貴的燕窩不是最好的燕窩,最貴的蟲草不是最好的蟲草,最貴的石斛不是最好的石斛,最貴的高麗參不是最好的高麗參,最貴的鹿尾巴不是最好的鹿尾巴,這些迴避品質與價值的品牌經濟及品相經濟用以製造集體愚昧消費,店舖成為流水操作的賺錢機器,成為在財經市場圈錢的金融產品,公眾以遠超貨品價值的金錢購物,良貨更被劣貨驅逐,營造了一個虛高、虛無、虛榮甚至虛假的零售市場。

 

市面沒有供貨商的聲音也沒有一家單品的專營店,燕窩蟲草及高品位的參茸產品搭配及混合了冰鮮凍肉、臘腸醬料、雜貨罐頭、紅棗合桃、甚至洗頭水、感冒茶、廁紙、活絡油一起出售以增加人流量,許多塵封的飾櫃內放著己經褪色至灰白的石斛及花旗參,放著龜裂的鹿尾巴及高麗參,連同在塵土飛揚的馬路邊曬晾的變質食材,成為這個城市的一道風景。

 

同一貨品在不同店舖有不同名稱及不同售價,沒有保質期更失去冷藏保護的貨品在陳列架的玻璃瓶內流轉以年度計算,已經變質或等待變質,部份玻璃瓶的貨品甚至從開張至結業都未移動過。而一個價錢牌寫兩個價格已是店舖常見現象。

食材在常溫中陳列展示並揮發成份及枯化變質,公眾在訊息不對稱的絕對劣勢下購物,即使付出遠超貨品價值的金錢也沒有人因為多付了錢而可買到新鮮、原生態及高品質的養生食材,這個另類的公平很醜陋,令高官權貴、千億富豪與藍領白領、家庭主婦在內的幾佰萬香港人都成為需要維權的人仕,與採摘燕窩的人、挖掘蟲草的人、種植人參的人以及市場的燕窩商、蟲草商、人參商、石斛商、海味商、藥材商等無差別地成為零售商剝削的對象。

利潤高而門檻低,令經營相關貨品成為香港第一大行業,店舖數目比銀行加便利店還要多,遠超公眾生活所需,從街市到街道,從街頭到街尾,都是相似度極高的店舖或千店一面的複製品,不同的字號以同一模式經營,貨值消耗在租金、費用及廣告裡,品貨流失在貨架冗長的等待時間及無冷藏保存的環境。

 

*逾1000家燕窩店買不到一兩500元的燕盞,10000個玻璃瓶沒有一盞新鮮燕窩,一兩化學品漂白、掃漿刷膠、人工造型或陳舊枯化的燕盞可賣至2000元,而500/兩的新鮮、無添加的純凈燕盞因留有人手揀毛的疏縫連進入玻璃瓶展示的資格都無。

*無論是國產或南北韓進口的高麗參、石柱參、太極參,無論是工廠的出廠價或市場批發價,都沒有一斤6年參齡的紅色高麗參可以超過2000元,賣至7萬多元的不是高麗參而是外面包裝的彩印鐵皮罐,如果認同比紅參更高品位的是九蒸九曝更高工藝要求的黑高麗參,那麼一張殘留農藥的檢驗證書也比毫無營養價值的天地人良的品階更有說服力。

*一枝新草勝過三枝舊草,蟲草不但要新鮮還要密封存氣及冷藏保質,而放入大口玻璃瓶揮發走味並時常受倒出倒入的手汗、煙漬、指甲油、護膚品重複污染的陳舊蟲草不但售價高而且貨值低,一兩70枝的蟲草市場價不足1.5萬元,放店內玻璃瓶賣至逾3萬元,一公斤蟲草差價高達40萬元,尚未計算隨品質流失或變質而虛耗的貨值。

*紅皮石斛又叫虎牙石斛,在市場上祇是30/兩的有粉質而無膠質的雜品石斛,裁剪後冠上金絲石斛名稱可賣至逾仟至3000多元甚至4200/兩。

*裁走尾巴尖及經填充擠壓至芒果形的鹿尾巴比正常有尾尖的鹿尾巴貴3-10倍,侮辱公眾常識有幾拾年歷史,已成為富豪的恩寵及鎮店之寶,更是世界上唯一非醃製煙燻而無須冷藏的肉製品,不但是切開見主骨移位、肉質散碎的人工產品,部份己經擺放至褪色枯裂需要塗抹黑色油劑美容,那些燉湯湯色如荳沙混濁及有腐臭味的陳列品已明顯過了食用保質期,與冷藏保質的正常鹿尾巴完全不同味道。

*賣至逾萬甚至數萬元/條、釘在木盒掛在牆的人工造型的工藝參,食用價值不值0.1

 

沒有品質及價格優勢的商業模式是沒有發展前途的,這就是改變14億人口生活軌跡的中國電商及有龐大廣告費支持的香港零售多年來都不能誕生有市場地位的旗艦店舖的根本原因。

 

沒有市場的健康,就沒有公眾的健康

生命需要食材維持,購買食材實際上是以性命相託的交易,公眾絕對有權知道貨品的品質及實際價格,甚至是有關產地、生產流程、交易商資料等的連帶訊息,以作出有利自己的選擇。

沒有理由把投機炒作合理化,也不應該把哄抬售價美化為品牌營銷的商業行為,品牌是不存在物質世界的營銷概念,真正的品牌一定要有品質為基礎,是品質的溢價轉化約公眾口碑累積的知名度,而存活在廣告中的品牌祗是挑動人性虛榮貪婪、製造認知障礙的精神鴉片,會導致公眾的認知水平被拉低,出現一個欠缺邏輯思維及判斷力的低智商社會。

 

選擇比努力更重要

一個城市,應該有一個令公眾放心的購物平台,沒有人應該以危害公眾健康的方式賺錢,沒有人應該用危害自已健康的方式購物,更沒有人應該認同製假販假及炒作貨品價值的野蠻經營。

零售商讓公眾認為挑選那些高品位養生食材的品質很複雜很專業,目的是讓公眾認為那些炒作的價格貴得有道理,其實辨認天然食材的品質很簡單很唯一,標準就是原生態無添加的天然品質特徵,辨假不如認真,就像鈔票一樣,真的鈔票祇有一種,假的可以有仟佰種。

世上沒有的秘密,衹有刻意的隱瞞,沒有人應該用幾佰元甚至幾仟元去買一兩價值幾拾元的石斛、花旗參、高麗參,沒有人應該用逾仟甚至兩仟多元去買一兩人工造型或內藏雜質碎毛的燕盞,沒有人應該用3萬多元去買一兩1萬多元的蟲草,沒有人應該買那些被有毒化學品污染的食材。

現有的零售模式令公眾無法繞開零售商而直接在上游市場買貨,更無法滿足公眾對貨品的品質及價格的合理期盼,祇有在市場上重新建立一個直通終端顧客的銷售平台,才能體現貨品的真正價值,為此公眾才會有真正的知情權及選擇權。

20世紀的賺錢模式己經過時,21世紀是互聯互通共享經濟的年代,手機及鍵盤主宰了世界的運行,團購讓公眾的手機成為連接市場的銷售終端,隨時可接受市場訊息及落單訂購,不受時間及空間限制。

讓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公眾訂單將直接交市場貨商配對,掌握市場資訊可以節省大量金錢還可以新鮮的貨品取代店舖以年度為單位流轉的陳列舊貨。

當前全國八大城市的海味藥材市場正合組面向公眾的貨品訊息的共享平台,團購可以在不同的市場組合貨源及篩選供貨商,以第三方監管角色把相關產品資訊向公眾作專業推介及為公眾訂單在市場配對,並建立可溯源至生產商的安全保障,讓團購成為負責任生產及負責任消費的共享經濟。

市場是貨源集中的地方,有著仟佰個不同背景不同資質的貨商及不同等級不同貨源的產品,團購平台就是要篩選這些貨商及產品,提供的是市場的貨品而不是賣某個貨商的貨品,

與囤貨積存待價而沽的零售商不同,批發市場是金錢快速流通、貨品快速消化、現金為王及由買方主導的市場,數以百計的不同貨商之間會有因貨源價值、倉儲貨量、交易數量、支付方式等不同交易條件而彼此間產生10-20%以上的差價,團購平台縱覽全市場,搜索有價值貨品,並以現金交易及有可長遠合作的前景,幫貨商配對公眾訂單,而被拉低的貨價足以支持團購平台運作,所以團購平台祇是市場的搬運工,我們希望把一個年銷百億計市場的貨品分拆成無數的幾拾、幾佰元一份派送全城,把經營費用控制在每單30元或貨值的15-20%內,可以為團購平台的顧客提供最大的貨品價值。

團購運用核心專長解決社會問題,商業模式與公眾利益高度吻合

現有零售模式若與團購相比,店小貨雜、量少分散、高價低值、流轉緩慢、同框競爭、產品失焦、價格虛浮及高費用營運等多種劣勢暴露無遺,而在經營體積上,一個團購平台可取代一佰家甚至一仟家店舖,所以經營一個團購平台,就等於同時經營一佰家甚至一仟家店舖

團購平台讓公眾用手機與千里之外的產區市場連接,用文字、圖片、聲音、視頻進行溝通,讓所有新鮮、原生態、產區價及可追溯至生產商的優質食材去取代陳舊枯化、人工添加及遠離貨品價值的食材,這是顛覆幾仟年商賈文化的零售革命,關係整個公民社會的福祉。

一個產品歸類一個平台的團購特式,不但讓生產製造及銷售優質產品的人得到應有的尊重及經濟回報,還讓消費者擁有不同層次、不同級別的購物體驗及得到遠超期盼的貨品價值,更完全解決伴隨現代電商交易產生的假劣贗貨難以監管的世界性難題。

 

所有失去的都會以另一種方式回歸

這個世界欠缺的不是貨品、不是賣家、也不是買家,欠缺的祗是一個可靠的交易平台,零售是服務行業而不是炒作行業,燕窩蟲草及參茸產品是社會的公共資源而不是零售商的私產,100元貨不值40元是不正常的,遍身蘿綺者,不是養蠶人的原因就是生產者與顧客並沒有在同一個平台交易。

不應讓新鮮的食材在倉庫、貨架及玻璃瓶裡變質及腐爛,不應讓化學物質添加去改變原生態食材的品質及外型增值,不應讓商戶的利益凌駕公眾的利益,不應讓公眾的健康及勞動成果受假劣贗貨及不良營銷手法的威脅。

讓公眾進入上游市場團購,所有的零售問題都會迎刃而解。

 

沒有市場的健康就沒有公眾的健康

團購就是讓公眾在對的平台找對的人作交易,讓產地全淡乾的鮮製遼參取代用鹽醃參製成的鹽漬遼參,用原隻乾剝或原隻足乾未剝的延邊三角洲的雪蛤,取代散碎的泥蛙雜蛙,可以買到店舖難得一見的有龍眼洞的野山山西北芪或產於西藏紅土的紅皮北芪,可以訂購從全臘片、半臘片、茸尖、茸角、茸片、粉片、砂片、骨片還有泠藏保質的新鮮麂茸片以及原枝的鹿尾巴、鹿尾骨、鹿筋、鹿鞭等鹿製品工場的全系列鹿產品,可買到難得罕有的泡焗水質如紅酒的真正秘魯黑瑪卡、買到有星點放射紋的油肉蓯蓉而不是泡鹽水的醃貨、可買到從一級至六級的各種規格的野生羊肚菌及培植羊肚菌或冷藏的鮮貨羊肚菌,還有純黑的黑松露片及茶片黑松露,紅皮青肉的田七、無硫黑黨參、金邊黑高麗參、無漂白無鹹魚味的清水海馬、橫紋飽滿、原尾及小圓粒林下花旗參等。

祗要好貨有銷路,假劣贗貨就會自動消失,所以杜絕所有假劣贗貨,上帝做不到、政府做不到,祗有團購平台可以做到。

 

團購可建立大數據供應鏈

科技創新才是第一生產力,市場團購模式可以製造一個從源頭的生產至貨品的採購、運送、倉儲、批發及零售環節的有數量、品種、價格、生產者資料、加工方式、產品檢驗、包裝、運輸方式及工具的使用,倉儲的地點、存放設施及分佈,批發及零售的數量、價格、消費者體驗等的市場訊息再加上不同持份者的參與角色等數據匯集,形成一條完整的及具時間印戳的大數據供應鏈,給貨品賦予身份認證,公眾無須擔心買入假劣贗貨,而生產商、銷售商、消費者及市場監管方之間也可以產生信任共享,讓生產者為消費者的需要而生產。

市場團購還可以與產區政府及相關的質監部門製定可供辨識及可供執行的品質標準,以形成市場區隔及產品保護,令不受監管的行業有了監管,無法檢視的品質有了認證標準,政府從沒有作為的角色,變作有掌控及可介入的有作為角色,從產區市場到銷售市場,從食品安全到稅務收入甚至是精準扶貧的種植/養殖品種都有決策依據。

團購在虛擬空間經營實體產品,與其它電商平台的分別在於團購沒有零售商及直接從市場拆貨銷售,品質及價格俱可掌握,而現存的電商平台祇是零售商的網上貨架,對出售貨品的品質及價格並無話語權,也沒有相關產品的專業知識更沒有第三方監督權,所有實體店零售的弊端網上都有,而假劣贗貨及網上詐騙從第一日開始至今天都無法擺脫,還有收買水軍寫好評或陷害對手劣評的惡性競爭,以及虛假交易刷假單以製造銷售流量沖排位,更有先買貨再根據無須理由退貨條款坑害貨商的操作,加上經營者背景不明及產品訊息碎片化,搜索一個產品會有以仟至逾萬的混亂殘缺及互相矛盾的訊息,所以經營一個產品透明度低而營運成本高的財經產品與經營對接市場的交易平台有著完全不同的經營理念及貨品價值。

 

團購是香港最大的商機也是中國最大的商機

團購是匯合及發揚產品市場的規模、品質及價格優勢的創新的零售模式,是與生活息息相關的具深厚潛力及可持續發展的新經濟模式,所以團購在香港是香港最大的商機。在中國則是中國最大的商機,全世界都知道共享經濟、網絡經濟,但是沒有資訊平等及公平可靠的交易平台,所有的經濟都是泡沫經濟。

團購不受區域限制,有人的地方都需要市場團購,因為每一個人都希望自己買的是金錢範圍內最好品質及最便宜的貨品,因為這個年銷千億元的市場需要一個有專業可靠及有公信力的交易平台,如燕窩平台、蟲草平台、石斛平台、花旗參平台、花膠平台、海參平台,而不是千軍萬馬過獨木橋的同一模式的炒作風格及競爭套路。

維護公眾健康及市場公平是政府的職責,而團購可以填補政府管治的空白,因為良好的市場機制會自動擇優汰劣,永遠比政府的監管有效,可以幫助貨品的流通及優化昇級,改變這個行業長期存在的品質無保障、價格無標準、保存無期限、貨品無溯源的四無亂像。

我們相信共享經濟就是資源優化的互惠共享,團購改變仟佰年的交易規則,把碎片化的零售終端歸納為一個專門的交易平台,將來可以實現產品的全國統一價,讓生產者為消費者的需要而生產,而不是迎合零售商的陳列擺設及品相炒作的需要而改變食材的天然品質。

我們需要把建設團購平台的能力成為改變零售現狀的能量,因此歡迎有預見未來眼光的資本及各專業界別人仕參與合作,歡迎社會各階層、區議員及工會團體等組織合作團購,歡迎不同的電商平台加入同享市場經濟,供貨商免費送貨並發放服務酬謝,更歡迎不同界別傳媒根據各自經營特色為團購提供各種互利雙嬴及可長期合作的方案。

天品團購電商平台Hanry Leung 

Tel 6747 9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