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Us

天品團購電商平台與香港市面現存的所有的購買模式不同,團購在字面意義上是組合眾多消費者抱團向商戶購買指定產品的行為,以交易數量而去求取價格的優惠,但現實中的團購往往被零售商取巧利用為促銷店舖貨品的手段,讓公眾以虛高的價格作折扣而不是以市場價交易,更有人以清貨尾名義大範圍售賣劣貨,天品團購是在市場配對的團購,交易對象是市場貨商而不是店舖零售商。

 天品團購也與現有的網絡電商平台不同,因為現有的網絡電商平台以財技操作為主,基本上就是一個財經產品,平台經營者本身並無商品交易行為,其實祇是打造一個網上商場向租戶收取租金費用,本質上是實體店的一個網上貨架,坐收高達20-40%的產品售出金額,貨品與售價與實體店無異,而電商平台擁有者並無對品質及價格的話語權及監管權,天品團購則是市場與顧客的對接平台,完全以市場價格交易。

 天品團購電商平台也與一些產地或部份批發商戶直播分銷的模式有區別,因為個別商戶促銷的貨品客觀上欠缺與大市場貨品的品質及價格比對基礎,都是自賣自讚的獨腳戲演出,貨品售價甚至會比零售商更貴,也沒有可供追究的途徑,天品團購的貨品在整個市場的貨品中選取,不是為個別貨商銷貨,而是為顧客揀貨,讓每宗交易都是市場上最佳選擇,都可以追溯至生產商/供貨商。

 天品團購電商平台有著獨特的經營模式,首先天品團購是在上游批發市場或直接在產區交易市場為消費者拆售貨品,讓香港人以國際市場的產品價格購物,其次是天品團購自己不囤貨不炒作,對所有供貨商開放而不與固定的商戶捆綁,因為批發市場也有良莠不齊的商戶,也有次貨、劣貨、假貨,需要天品團購發揮第三方監管的功能、以原生態的品質及市場流通價格去篩選供貨商,讓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讓生產製造及銷售優質產品的人為消費者服務並得到應有的尊重及經濟回報,而天品團購沒有老闆,祇有合作夥伴,沒有店舖、祇有平台,既沒有貨品的經營損耗,也沒有貨品價格漲跌的波幅風險,無須炒作貨品更無沒有理由哄抬售價及銷售劣貨。

 天品團購的天品字面意義是天然品質的原生態食材,不經營非食品類的工廠製品,反對一切為獲取貨品的品相溢價的人工造型產品,如漂白整形的人工燕盞或經擠壓、填充、裁短至扭曲變形的饅頭形狀的鹿尾巴,反對一切與品質及價格無關的品牌炒作,如把30元兩/的紅皮石斛條(虎牙石斛)賣至3000/兩或2000多元/斤的10頭天字高麗參賣至7-8萬元等瘋狂炒作。

 很多人把注意力集中在珠寶店規格的裝修環境而忽略了店內食材的保存方式及保質期,其實所有可以進食的食材都有相應的保質期及應該有妥善的存儲環境,長年累月在玻璃瓶內擺放的燕窩及不腐不蛀的殭屍蟲草、在常溫飾柜中長期展示以致揮發褪色及互相串味影響的花旗參、石斛、鹿茸、鹿尾巴等高品位貨品,嚴重損害貨品的原品質及價值,那些長期在常溫中裸露甚至對食材進行防腐劑的二次加工的貨品,更會嚴重影響顧客的健康,天品團購讓公眾享有新鮮及原生態的食材,讓密封冷藏保質的貨品如蟲草、花旗參、燕窩、石斛取代店舖玻璃瓶內變色走味及明顯過了食用保質期的同類貨品,團購意義是匯集公眾訂購單而讓市場批發商拆零銷售以獲得第一手資源,而平台就是市場與公眾連接的紐帶,可形成一個包括時間、產地、產量及銷量、品種分類、銷售區域及途徑、價格變動、消費層面回饋訊息等有時間印記組成的大數據的區塊鏈。

 貨品的價值在於貨品本身而不在售賣者,500元可買到新鮮、乾淨、原生態及原盞無添加的純燕窩,沒有人應該用1000去買一兩燕窩,更遑論賣至20003000/兩的燕窩。再好的蟲草也不超過1萬元,沒有人應該用2萬、3萬元去買一兩蟲草,而且蟲草要密封冷藏存氣保質,根本就不應該放玻璃瓶陳列展示。沒有人應該用幾佰元甚至幾仟元去買一兩石斛,石斛的功效體驗在石斛膠上,膠質含量逾50%的鐵皮石斛是最好的石斛,也不過100/兩,而在每兩100元至400元之間也不應該有花旗參的標價,因為野生參的售價在400/兩以上,而最好的原尾粒頭半野生林下花旗參不過100/兩,那些長條狀的種植參及參節、參片等市場價全部不過30/兩,所有無關品質的品牌溢價都是對貨品價值的侵佔。

沒有人應該用幾萬元去買一枝訂裝掛牆裝飾的木盒工藝參當長白山野生人參,而那些變作半圓球形的鹿尾巴、漂至白色的海馬、食材專家在7500米雪山石頭上找到的蟲草都是對公眾常識的侮辱,香港需要一個有真實訊息的交易平台,所有的消費產品訊息都必須客觀真實及可驗證可比對,尤其是有健康功能的滋補食材都不應該用作危害公眾健康及攫奪勞動成果的零售炒作。

市場有足夠的質優價廉的貨品,商場卻缺少肯放棄暴利的經營者,天品團購在貨品上游設置交易平台,實現古人夢寐以求的“貨無二價”,讓貨品體現市場價值,也讓香港零售由冒險家樂園回歸購物天堂。